王叁寿:“数据财政”,经济发展重要抓手王叁寿:“数据财政”,经济发展重要抓手

王叁寿:“数据财政”,经济发展重要抓手
当前,以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经济茁壮成长,引领人类社会由工业经济时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。中国政府正尝试抓住大数据发展先机,运用丰富的大数据资源,借助大数据实现经济社会各方面的改革创新。激活数据资产价值、发展数字经济已上升为全新的国家战略。  大数据开始主导经济增长  政府手里两大资产就是土地和数据,城市土地价值的释放已经随着政策指导而接近尾声,而政府手里的数据价值正在拓展释放空间。作为重要资产,政府数据资源可循环,使用价值可持续,是地方政府追求创新力及新动能转换的源泉。与土地一样,数据资产有望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性基础战略资源。数据资产就像几十年来的土地资源一样,挖掘价值充分盘活,将带来中国未来可持续的新增长。  在新常态下,人口红利、资源红利、全球化红利等传统经济动力逐步减弱,大数据成为挖掘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动力。当中国进入到大数据时代,各地政府已经开始向数据要红利,向数据要未来。土地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,开始让位于大数据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,“数据财政”或将成为新时期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。  所谓“数据财政”,主要指地方政府依靠激活、运营大数据的价值,促进大数据与各行业领域深度融合、实现经济快速增长来创造或提升财政收入。数据财政是激活政府数据资源之后衍生的价值,呈现出以数字经济为特点的数据财政,链接金融与服务。  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成为了新时代地方政府的重要抓手,由此将带来“数据财政” 增长。中国互联网协会7月11日发布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》指出,2018年中国大数据产业规模推测达到5405亿元,较2017年4700亿元同比增长15%,2019年有望达到6216亿元,并且未来几年中国大数据产业将保持在10%-15%的发展增速。以国内首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为例,通过持续深入推动大数据战略行动,贵州数字经济增速连续四年排名全国第一,数字经济吸纳就业增速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一。  政府数据价值有待深挖  目前,国内的大数据产业正在形成不同的阵营,如以腾讯为代表的社交及生活数据阵营,以电信运营商为代表的广播电信数据阵营,以及各垂直领域为代表的行业数据阵营等。其中可利用、可开发、有价值的数据80%左右都在政府手上,政府数据量远超互联网巨头。笔者认为,无论是从数据资源分布特点,还是从数据资源质量来讲,政府数据是现阶段数量最庞大、价值密度最高、涉足广度最宽的数据资源,其价值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垂直领域的数据价值。  很多人认为政府数据开放是要开放所有政府的数据,这个想法是错误的。“政务数据”和“政府的数据”有很大区别,前者主要是指政府办公形成的数据,而后者范围相对更广,涵盖了自然而然汇聚的各种数据。而通常意义上讲的“政务数据”开放,实际上是交通、医疗、教育、科技、金融等重点领域的政务数据。政府数据的种类繁多,关联性强,统计规格较为统一,便于应用处理。  与土地资源相比,数据资产具有衍生性、共享性、非消耗性三大价值。数据资产的衍生性,即是开发数据资产潜在价值,更多的是其在使用及交易过程中,立足于需求提供相对应的相关数据“新产品”。数据资产的共享性,即是实现数据资产价值最大化,数据资产有可以提供给他人而不使数据资产使用价值减少的特性。数据资产的非消耗性,即是数据资产无限循环利用、价值可持续。数据所能产生的价值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,但其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正常使用而消失,反而会进一步丰富数据,使数据具有新含义或增值,是一种可重复利用的、符合可持续发展观的资源。  政府数据价值的释放,将助力我国传统行业创新转型——精准营销、智能推荐、金融征信等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,涌现出了个性化定制、智慧医疗、智能交通等大数据应用示范,对推动经济发展、完善社会治理、提升政府服务和监管能力具有重要价值。同时,也催生了一大批大数据企业在中国崛起。  实现“数据财政”至关重要  政府数据就像是“地表水”“地下水”,其价值亟待挖掘,而如何把政府大数据的价值发挥到极致,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  具体而言,我们要做的就是把“地表水”和“地下水”汇聚、利用起来变成有价值的东西,实现数据资源化、资产化、资本化。因此,在做政府数据资产运营的时候,可分五步走。第一步:“打井”。实施数据挖掘,初步激活政府数据价值;第二步:“铺管道”。目前,许多城市在推进大数据战略过程中暴露出一些问题,在具体操作层面出现了偏差。一些地方政府数据融合各自为政,依然停留在以部门为单位进行系统内数据融合。跨行业、跨城市甚至跨省的数据融合很少,国家级数据平台更是缺乏。对于这些数据孤岛,我们就要铺设“数据管道”,让它能够流动起来,促进数据互联互通;第三步:“建水库”,把城市的数据聚合在一起,变成一个“数据水库”。但这仅仅只是解决数据资产运营的初级阶段,仅仅实现了数据资源化。  目前,绝大部分地方政府对于数字经济的认识就停留在前三步。很多地方一说大数据,仍是以硬件采购与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主体,忽视了政府数据与城市数据的融合与应用产生出的价值。所以,数据资产运营必须跨出第四步:生产“自来水”,实现数据资产化。在经过脱敏、清洗、建模、分析等流程后,海量数据就由可开发的“地下水”变成商业上可用、公众可感知的“自来水”,这些“自来水”数据将会被应用于各个领域。但是,一个城市数据要充分发挥价值,最关键的是第五步:生产“可乐”。通过下游企业的加工,把“自来水”变成各种价格更高的“可乐”,进一步发挥政府数据的衍生价值和附加价值,实现数据资本化。